注册
首页 > 健康 > 中医不孕不育医院 > 医院资讯

让爱重生,“温暖之家”慰问普集镇特困失独家庭

[提要]9月11日,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温暖之家”工作人员前往章丘,正式开始走访章丘市普集镇之行,此次共走访章丘市普集镇8户失独特困家庭,“温暖之家”工作人员为每个失独家庭都准备了1000元关爱...

  9月11日,济南讯,随着“温暖之家”大型公益帮扶活动的深入,得到了济南市槐荫区、历城区、历下区、市中区等单位的大力支持和肯定,在济南市周边得到了泰安市岱岳区黄前镇、山口镇,蒙阴县八个乡镇的支持、配合。如今,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温暖之家”工作人员前往章丘,正式开始走访章丘市普集镇之行,本次活动得到了普集镇分管计划生育工作马书记的极度重视,为本次走访做了详尽的部署和安排,走访期间计划生育办赵飞赵主任、民政所张副所长等以及各个村妇女主任、书记等陪同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院长杨建国以及“温暖之家”工作人员全程走访。此次共走访章丘市普集镇8户失独特困家庭,“温暖之家”工作人员为每个失独家庭都准备了1000元关爱失独家庭关爱基金以及价值300元的生活用品,为他们提供一些物质、经济上的帮助。

图片1

  此次公益走访得到了普集镇政府的大力支持,普集镇分关计生工作的马书记为本次走访做了详尽的部署,计生办主任赵飞主任、民政所张副所长全程陪同

  失独又遭丈夫背叛,无助女人寄人篱下;娘家不弃睦邻和谐,助失独者走出阴霾

  今年57岁的失独者焦传莹,第一眼看上去有不符合年龄的生气。在与焦传莹交谈的过程中记者也得知了焦传莹年轻的秘籍——一个和谐的大家庭。

  焦传莹曾经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孩子出生那一年焦传莹29岁,晚婚晚育的焦传莹夫妻两个对孩子宠爱有加,尤其是做了母亲之后的焦传莹更是在对孩子的照顾上无微不至。眼看着孩子越长越大,孩子会像小人精一样在母亲面前做各种恶作剧,但是在焦传莹看来孩子的一颦一笑就是对自己母亲身份的最大肯定。

  生命的重心全都压在了孩子的身上,在跟丈夫相拥而眠的某个夜晚会憧憬着关于孩子未来的某个瞬间。生活似乎就要这么细水长流的走下去了,但是,上天应该是嫉妒焦传莹温暖人心的微笑,它残忍的用夺走焦传莹孩子的方式剥夺了焦传莹的微笑,一并将焦传莹作为母亲的温柔收回。焦传莹不满5岁的孩子因为突发性的脑瘤溘然长逝,那一年焦传莹只有32岁,这个年轻的母亲,就此停止了她作为母亲的身份,从此她最多被人提及的身份是失独者!

  上天似乎觉得这样的残忍还不够完全剥夺焦传莹的幸福和微笑,更大的责难在孩子去世半年之后再次降临。丈夫背叛了她,一段原本完美的婚姻因为失去孩子这一重大打击成为失独父母心中难以拔除的毒刺,谁也不想碰触,但是深深植根的毒刺在每一寸每一寸的侵蚀着失独父母的心。原本完整的家因为失去了孩子欢声笑语而黯淡无光,丈夫的背叛让焦传莹千疮百孔的心蒙上了更多的灰尘,一个美丽爱笑的女人从此跌进更深的深渊。

  失独又遭受丈夫的背叛,焦传莹愤怒的提出了跟丈夫离婚,也在悲愤中回到了娘家。在持续的纠缠当中耗尽了焦传莹的耐心和快乐,焦传莹的弟媳告诉记者,在一开始的几年里,焦传莹几乎日日以泪洗面,每当想起自己早逝的儿子都是心如刀绞。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周围所有亲人对她的照顾,她曾经被冰冻的心逐渐的被融化。焦传莹现在住在弟弟家,在弟弟、弟媳对她的照顾和安抚下,焦传莹终于化悲愤为生活下去的动力。

  现在虽然提及那令人唏嘘的过往焦传莹的眼底还是会显现出些许的抵触,但是这一闪而过的情绪转瞬被其他向上昂扬的情绪所取代,那就是对如今生活的满足。来自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的院长杨建国看到焦传莹生活的现状以及良好的情绪幽默的说:“不给别人添麻烦,就是做贡献了。”焦传莹听到这个说法爽朗的笑了起来。在这样的笑容中,记者以及“温暖之家”工作人员都能看到在这发自内心的笑脸中,深深的刻印着的是焦传莹对如今生活的满足。

  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的院长杨建国为失独者焦传莹带来了1000元的关爱失独父母关爱基金以及价值300元的生活用品。这些东西虽然不可能改变焦传莹曾经遭受到的打击和精神折磨,但是至少焦传莹能够在这些简单的慰问品和慰问金中看到自己至少不是孤单一个人的,除了焦传莹弟弟一家提供的亲情外,来自社会大家庭对他们的关注和支持一点儿也不少。

图片2

  焦传莹,57岁,焦家村。作为失独者焦传莹已经生活了二十几年,现在已经看到最初失去孩子是的悲恸,她说:“我已经想开了,不给别人添麻烦,就是做贡献。”焦传莹经过长时间的自我调理,终于放下悲伤,现在焦传莹跟弟弟一家人住在一起,一家人相处的非常和睦,这也是焦传莹的另一种福气

  失独母亲精神受创恍惚度日怙恃双失孤儿与失独父母结伴重建家园

  来到高桂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钟,此时大部分陈朴村大部分村民都已经陷入午休的美梦中。但是高桂兰却趁着此时正在加紧剥着花生,因此一双手上被尘土覆盖,双手显出土地的颜色。这样的形象让人倍感亲切,这是一个朴实的老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她的生活圈子很窄,村子就是生活的中心,孩子就是生命的重心!

  高桂兰22岁的儿子已经去世14年了,但是当记者问起高桂兰儿子去世时的年龄时,她告诉记者:“今年36岁了。”一句简单的话让记者看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儿子的依恋,作为母亲,她在心里为自己的孩子建筑了一座城堡,在这座城堡中,生命还在延续着以往的路线,在那个城堡里一家人是在一起度过的中秋,而今年儿子的儿子已经能够利索的叫出奶奶了。在与高桂兰的交流过程中记者发现高桂兰有时候精力不能集中,似乎总是沉浸在某种情绪当中,当有同村的老人带着调皮不爱睡觉的孙子或者孙女经过高桂兰身边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她情绪的波动,眼神似乎也钉在孩子的身上,眼角眉梢带着母性的温柔,也许这一刻,自己儿子幼时的模样跟眼前的孩子重叠了。

  陈朴村的妇女主任告诉记者,陈永清、高桂兰的孩子去世那一年22岁在外地打工,因为车祸客死他乡,而在这一年也是孩子订婚的一年。生命的陨落给高桂兰带去的是精神上的冲击,这导致高桂兰的精神出现了一定的恍惚。随着年龄的增加身体上的疾病让高桂兰饱受身心的双重压力。

  对于高桂兰来说最值得欣慰的是能够跟自己的侄子结伴生活。从高桂兰老人的口中记者了解到,今年的中秋节是跟侄子一家度过的,作为失独父母高桂兰跟丈夫陈永清无疑是幸福的,能够与自己的亲人一起重新组成一个完整的家,能够让高桂兰为自己的晚辈操心,而自己的侄子也能够通过高桂兰和陈永清两位老人将自己没有尽完的孝尽完。这样的重组在记者眼中无疑是另一种对亲情的不舍。作为怙恃双失的孤儿,作为失去儿子的父母,他们在彼此的身上延续自己未完成的使命,虽然彼此流在血管里的血没有多少血缘上的联系,但是此时有一种超越血缘关系的羁绊在两个家庭蔓延开来。

  记者看到高桂兰的家中还圈养着两头牛,这是这对夫妻家中最值钱的东西,其中一头牛的腹部鼓鼓的。在介绍这两头牛的时候,高桂兰表现的有些兴奋,这是对新生生命的憧憬和向往。当记者问及儿子去世那年高桂兰为什么没有想要在要一个孩子的时候,高桂兰有些惆怅的看着即将临盆的母牛说:“已经老了。”简单的一句话带给记者的却是无限的惆怅,中年丧子,没有生育能力的他们只能默默坚守内心对夭逝的孩子的爱,沉默的活下去,对上天的不公无法争辩,也没有能力反抗。还好高桂兰是个坚韧的女人,在采访过程中高桂兰数度垂泪,但是在这个母亲的讲述中没有在外人面前泄露出一丝悲伤情绪。

  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杨建国院长为高桂兰一家带来的1000元公益关爱金,以及价值300元的生活必需品,章丘市普集镇计生办赵飞主任告诉高桂兰杨建国院长是专程从济南赶来的,高桂兰原本木讷的脸上显出些感动。

  杨院长说,自2014年母亲节,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在中国助孕直通车工程组委会和中国助孕基金委员会的支持下,联合各地公益力量,在各地政府部门的带领下,成立了“关爱失独父母温暖之家”,开展以“关爱失独·让爱重生”为主题的大型社会公益帮扶活动。

图片3

  高桂兰,60岁,陈朴村。“今年儿子36岁了。”多少失独父母都是在心里为自己去世的子女建筑了一座天堂乐园,在这里他们的孩子生命还在继续,生活没有悲伤。高桂兰也没有免俗,在她的心里她的孙子会叫奶奶了

  大爱无疆,“温暖之家”公益力量仍在前行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国拥有2.18亿独生子女,而就目前的数据显示在25岁之前离世的独生子女人口将会在1009万人之巨。同样会造成1000万家庭步入“失独家庭”之列。

  自2014年母亲节,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在中国助孕直通车工程组委会和中国助孕基金委员会的支持下,联合各地公益力量,在各地政府部门的带领下,成立了“关爱失独父母温暖之家”,开展以“关爱失独·让爱重生”为主题的大型社会公益帮扶活动。将从中国助孕专项基金中专门拿出60万元作为失独家庭关爱基金,用于关爱山东省的失独家庭尤其是特困失独家庭或失独不孕家庭,随着越来越多的失独家庭打来求助电话,“温暖之家”领导决定再向中国助孕专项基金申请40万用于对他们进行帮扶,帮扶内容主要有:一是展开对失独困难家庭的经济物质救助;二是对于再生育障碍失独家庭,可给予免费救治。

  失独家庭可以通过拨打电话0531-66779999向“温暖之家”办公室提出申请,或是登录济南中医不孕不育医院网站www.66779999.com在线咨询申请。申请后基金办公室会根据家庭提供的情况审批,请保证提供信息的真实性。

图片4

  逯文玲,42岁,许河村。18岁的儿子是家里的开心果和未来的顶梁柱,脆弱的生命因为一场车祸陨落,整个家也因为逝去的生命变得残破、暗淡。逯文玲作为母亲的身份永远定格在孩子美好的十八岁的夏天,作为失独者,这个身份会跟随她更久

图片5

  刘殿民,60岁,宋瑞锦,58岁,东埠村。一场恶疾夺走了父母的儿子,夺走了幼子的父亲,夺走了支撑妻子天地的丈夫,失独父母刘殿民和宋瑞锦只能通过对小孙子的悉心抚养延续自己对儿子的悼念和伤怀,年幼的孩子对爸爸二字只停留在两个简短的叠音上

图片6

  刘迅滕,53岁,东埠村。长时间的独居生活让刘迅滕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也让这个退伍老兵吃了不少的苦,妻子和儿子相继因病去世也给这个家留下了累累外债。说起中秋孤独的一个人,刘迅滕的双眼开始泛红,一个人生活的太久对节日会非常抵触

图片7

  李庆兰,75岁,万山村。02年儿子因为车祸去世,李庆兰就此生了一场大病,在儿媳和老伴的照料下逐渐好转,但是自从去年老伴也离她而去,李庆兰深感自己以后的生活没有了指望从此卧床不起

图片8

  李家涛,58岁,万山村。8年的时间,没有让李家涛悲伤的心情改变,丧子之痛反而愈演愈烈,他说总是会梦到22岁年轻儿子的身体在水中漂浮的样子,每当想起儿子去世时的情景李家涛总是会泪流满面

图片9

 

  柏建华,49岁,李淑香,49岁,坦上村。孩子去世时只有18岁,猝不及防的心脏病夺走了柏家的快乐源泉,长久的股骨头坏死让柏建华承受着诸多压力,养活一家人的重担落在妻子李淑香的肩上,但是这个脆弱的母亲能做的只是不让丈夫看到自己的眼泪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黄健容、中医不孕不育医院]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